白茶清欢

想问问你现在几点 也没别的意思
就是提醒你不早了 也该喜欢我了​​🍃

【正中夏淮】马儿胆子大了

上了一整个早上的培训课,既紧张又需要表演,体力消耗得太快了,中午和大伙儿疯抢着鸡腿,狼吞虎咽吞下了三碗米饭,揉摸着肚皮缓慢散步又进了全时。夏瀚宇绕了一圈有些不知道吃些什么,正愁着忽然眼光落到冰柜上的草莓乳酪蛋糕,双眼紧盯着打量了许久,白亮的牙齿不自觉咬住一半嘴皮,自己也不知道在这里停留了多久。


“怎么了马儿?想吃吗。”


连淮伟忽然发现这个大小孩的举动,痴痴目光盯着眼前的小蛋糕的样子有些好笑。


夏瀚宇抬眸就撞上了那温柔的眼神,四目相对着竟莫名有些肆无忌惮。


“可以给我买吗”


连淮伟咧开嘴笑开了花儿,在心中细想着这个马的模样就很是难以拒绝。


“当然可以啊,这有什么不可以的,马儿喜欢吃就买啊”


夏瀚宇嘴角忍不住的扬起,像个乖小孩一样跟在连淮伟的身后去付钱,手捧着草莓蛋糕闻了又闻,已经很迫不及待了,抓起一根勺子就赶紧跑去座位。


连淮伟付完钱过来时瞧着夏瀚宇已经吃得开心极了,就坐在旁边静静看着他吃的认真,忽然就对蛋糕的味道有些好奇了,忍不住抢过他的勺子挖出一块放入嘴中。


“给我尝一口”


连淮伟将蛋糕送入口中时自然的泯过勺子,两人同样都喜欢把勺子吃得干净,可是一点也不会嫌弃对方的口水。夏瀚宇看的有些发愣,忽然眸中藏了抹坏笑,伸手掌箍按住他的脑袋贴唇而上,温柔又霸道得撬开他的唇齿夺走蛋糕,就连唇瓣角的奶油都不放弃一并舔过。放开时还有些意犹未尽,看他傻傻得有些发愣耳根通红,便愉悦的端着手中的蛋糕继续吃着。


“这是我的,全都是我的”,连你也可以是。夏瀚宇在心里念着。


连淮伟又羞又恼又气,抱住自己发烫的脸蛋儿坐着靠在一旁,用手捂住自己脸却悄悄露出眼睛去偷看他,心里还在念念有词。


夏瀚宇你这个阴险的人,这分明是我花钱买的好不好!


夏瀚宇在一旁自顾自吃的心满意足,又忽然觉得剩下的蛋糕有些索然无味,便偏过头偷偷去看人有没有生气,转身对着人认真的埋着头挖出一大块蛋糕递给他。


“来来来给你吃给你吃”


“我...不吃了”谁还没点小脾气了。


“快点吃,啊~”


心软的小连犹犹豫豫得准备张口接过蛋糕时,“阴险的人”却趁他探过身来,巧妙拿开蛋糕覆唇迎上,甜蜜一翻后看着人气呼呼说不出话,捂住嘴呆在一旁,用手指着夏瀚宇一脸不可思议,像是个小怨妇一样。夏瀚宇终于不被欺负得逞了小小阴 谋,心里开心得像放起了烟花,一口含住吃掉剩下的蛋糕,好像,确实比之前的更甜美了。


把草莓蛋糕(和小连)吃干抹净后,夏瀚宇拍拍手擦擦嘴起身准备走了,却回头瞧着那失了魂红透了的兔子,用手在他眼前晃晃,支应了声便独自阔步走开,大抵也还是有些害羞难为情的。


后知后觉的兔子赶忙追上去,屁颠颠得跟在那人身后却不敢知声,一路上两人都安安静静的,心里却都是无比的甜蜜,比草莓蛋糕还甜一百倍。


【嘉栎】连带责任,笨蛋情侣刚刚好

管栎是重庆人,在训练期间最喜欢私藏的东西就是辣条,而江西人的黄嘉新最爱甜食,白开水总觉得有些剌嗓子,还好教室里会一直摆放着真果粒。每次休息的时间都能看到小星叼着吸管,满脸享受着品味真果粒,管栎悄悄给小星使了眼色钻进了床铺遮蔽的角落。


两人挤在狭小空间里,被荷尔蒙气息笼罩着,厚重呼吸不断喷洒在彼此的脸上,额头上渐渐冒出汗液,唇齿微张喘气不断吸入清凉空气,阖眸望着天花板缓缓吐气,吞下含咽着唾液吐出舌头来透气。他也受了我的影响,尽管已经有过很多次了但也还是忍不住吞吐换气。双目偶尔碰撞上又觉得好笑,怪就怪这气味太强烈,生生招来了选管小姐姐。


嘉羿这个常吃甜食的小孩首先认输,大口喘气眼泪都沾湿了睫毛,轻轻用手揉蹭着湿润的眼睛。“这辣条好辣啊,我受不了了”


才刚刚吐露了心声却正巧被夺门而入的宿管吓得抖擞,宿舍里不让吃气味过重的食物,管栎偷偷藏了辣条带着嘉羿偷吃,怎知还是被捉了正着。并排蹲在房间门口被罚双手抱头下蹲运动,一起一落得乖乖接受惩罚,又忍不住偷偷去瞧对方,连带责任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
过年放了几天小假又要返校,嘉羿偷偷藏了好多特产想要和他们分享,管栎一路小蹦跳得出来迎接我,推着行李箱缓慢走着和他相视而笑,心中早就按捺不住想和他相拥在一起。选管就这么巧妙的从身边经过了,笨蛋嘉羿被随口问了句话却不小心出卖了特产,回到寝室收拾好东西就乖乖地给选管和老师们送去了所有的特产。这一下,承诺的特产又得拖到下一次放假了。


“笨蛋小星,我的特产没了。”


两人做完体罚瘫软地坐在沙发上,双眸放空久久不能回神,汗珠从额角滴落滑过脸庞,浅色背心都已经湿透了。嘉羿好气又好笑得看着管栎,红润的小脸显得更加可爱,满脸无辜的情绪却又委屈,伸过手揉乱他的头发,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去逗他。


“笨蛋管栎,我的辣条嘞。”


【熊彭】昱你一淇。

祝彭老师1025生日快乐。

阖眸昏睡仿佛过了许久头脑昏沉不清,一夜难缠噩梦终于醒了,紧张的情绪终于得到放松,可是眼角还残留着泪痕这是抹不掉的印记,尽管熊梓淇再怎样去否认想他,都只是段无力的辩解。

熊梓淇端起手机看了眼日期才发现今天的特殊,心头仿佛又被浇灌了热血汹涌澎湃着,立马弹起身来穿了最普通的衣服。

他又一次这样犯案了,尽管很多次的念头都被经纪人捕捉到打消了,但我还是想要再试一次,就让我站在和他很近的地方看一眼就够了,看看他那最纯净的笑容,仿佛心底的冰山都融化了,拨云见日。

熊梓淇拿着手机滑到彭昱畅的头像只是微笑着沉默了,忽然想起了些什么,又将通讯录划到最低端,给魏大勋哥哥发了消息。
 

“大勋哥哥,下午我来探班”
 

熊梓淇上了高速独自开着小车,忽然感觉路途很远,心跳也一直喧闹无法安静,绕过车水马龙才终于抵达。

熊梓淇悄无声息走进摄影棚,看到彭昱畅的戏份还在拍摄着,只有提着大袋零食朝着魏大勋走去,跟哥哥寒暄闲聊着表达想他的意味,眼神却不自觉的飘向拍摄点。看他认真的神态细心揣摩着角色,严格的要求着自己一遍遍的重来,一定要将角色塑造得成功。

终于完美的通过了,他又看见了那个最想念的笑容,彭昱畅走过来了,他们静静对试着并未讲话,心中却都是那样澎湃。熊梓淇偷偷伸了手想要勾勾他小指,却又忽然想起片场的气氛感...好像已经被哥哥看穿了什么又收起了手。

同桌吃饭时两人的眼眸总是不经意的碰撞,熊梓淇嘴角微微扬着,连眼眸里都全是温柔笑意,这样的时间太宝贵了,真的很想时间就停在这一刻。

或许哥哥已经知道了吧,近日之事醉翁不在酒。
 

os:期待着下一次的同屏,是歌神熊梓淇和影帝彭昱畅了吧。

《人鱼》

爱了,真的太好看了!

程WENN:

童话AU,后期可能会加评。
送给我的大兄弟。


随时配的BGM




零、


“互相喜欢的人明知不可能有结果还要在一起么?”


“如果五分钟之后她必须进安检,如果安检在十米之外,那意味着,你们可以亲吻四分五十秒。”



壹、


第一次在人群中草草一眼的瞥见是在年满十五岁那年的雪夜。


彼时皎月高悬在海平面上,上帝点起银白星辰坠满云端皎皎交织映入水间。沙子掺着敦厚霜雪致使温度被降至冰点,浪花拍打礁石声响萦绕耳畔接连不断。


灌木重新染上一层新生的绿,像是有人吹散了上头的雪花,纷雪零零散散落的满地都是,他就是踏着这一地纯白来到的海岸。


温黄月光倾泻在脸上软化了棱角分明的模样,他的眼眸一闪一闪的,亮若梢头彻夜摇曳的启明星。蓦地心底某处似被何物搅的柔软不堪,奇异感觉顷刻蔓延五脏六腑致使思绪蠢蠢欲动。


我从水里探出脑袋的时候,恰巧望见他。



贰、


再遇见他已是来年。


好不容易适应人腿溜上岸来,却在车水马龙的城市中迷失了方向。而后像所有小说里的浪漫剧情那样,在汹涌的人潮中撞了个满怀。


那时霞光裹挟甜蜜果酱色肆意泼洒人群上空,如羊皮纸上晕开的颜料般散意恣肆,雪花似飞絮摇着晃着飘落世间,一切绝美全映入了他的眼。


而他像是古老卷轴中所绘的画中谪仙般,眉清目秀如初,笑意粲然温和入骨。霞彩萦绕在他的身侧,寒意拢在了他的臂弯。他单薄的肩膀与帽檐上的雪花就这样被我撞的尽数坠下,纷扬着融入满地堆积的雪里。


接着是宽厚的掌触碰脑袋的温热,与耳畔回响的磁性且柔软的橙味汽水音。


“嗨,小人鱼,好久不见。”



叁、


从小到大海婆婆都在跟我讲一个关于人类与人鱼相爱的故事。想永远拥有双腿的人鱼,必须割去她那绝美的鱼尾,以作凭据,永远存放巫婆那里。


我想我曾经是害怕的。


直到重逢的那刻起, 我才发现,割下鱼尾其实也不过如此。


又有什么能阻止我花一辈子的时间去爱他呐。





-END-.


嘘。你悄悄听我说。戏码不出来用这个替了好不好。我把我的喜欢都写在里面了,就是不知道你看不看得出来。 @阿_JING

【熊彭】想看个《快把我哥带走》就那么难

  《快把我哥带走》0817的上映日期当然在两人心中都会记忆深刻,关乎男主角,也关乎七夕。

熬了大夜的工作让人疲惫不堪,夜晚是如此寂静,熊梓淇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,已经是8月17日的凌晨两点了,他应该已经睡熟了吧。他睡熟的样子,是不是微张着唇角晶莹液体滴落在枕边呢,是四仰八叉的躺着还是乖乖的侧身呢,熊梓淇脑海不停的闪现画面也微微笑着,拢了拢手边的可妮兔满足睡去。

七夕的日子,虽然工作进度需要赶快,但导演还是很近人情的给剧组放了大半天的假期,改了夜戏放在今天。虽然昨夜很晚才收工,但熊梓淇还是有些亢奋得起了个大早,约着剧组关系较好的同伴一同去看电影,他没说想要看什么,但他内心只有那一个答案。

剧组的事务繁杂,约定好出发的时间被拖拖拉拉的,大部队的出发还没有问过意见便没有提前买票,可是想着带着这么多人去看彭彭电影,还可以正大光明的介绍一下,想想都非常爽了。

到电影院的时候,刚好时间合适的两个场次都已经开始了,此时也停止了售票,组里同事也纷纷选着其他电影,说要去看影帝的戏,没有办法,熊梓淇只能拖着不太愿意的身体去看看他偶像的电影吧。

思来想去还是给他打个电话吧,准备了好久特意来看却没看成的失落,他要得个安慰!电话拨通熟悉的声音冲入耳蜗,可是似乎对方比自己还要不开心,切声询问却听人低落语音。

“熊老师啊,我去看电影被放鸽子了”

狂笑声又充斥电话,对方人儿差点恼羞成怒准备破口大骂,只听熊梓淇温柔说着。

“怎么办好巧啊我也差不多,来了没看成”

撒娇似的口吻让对面也觉得好笑,怎么这么悲惨,只是想看个《快把我哥带走》怎么这么难啊。

“彭彭彭彭,你现在在电影院吗?”

“在啊,我还没走”

“那你现在赶紧买个最近的票,我给你包场。我坐在8排15号,你记得,买我旁边的位置”

熊梓淇温柔耳语让彭昱畅瞬间暖意上头,还是自己家的熊老师好,既然工作远离,那我们就隔空一起约一次吧。彭昱畅捏了捏手头的两张票,抱着爆米花走进去。

电影开头几乎是在时分的“贱笑”中度过,当然与此同时坐在屏幕前的熊梓淇简直几乎同声,熟悉的魔性笑音充盈了整个影院。看着屏幕上彭彭也如此捉弄“小二脸”,倒还是替她心疼一秒吧,毕竟小羊和小二脸的斗争却不如时分时秒。

随着影片的进度,两人精湛的演技竟如此渗透人心,不知不觉的竟没发现自己湿润的眼眶。看到结尾,熊梓淇已然忍不住泪目,却还是自顾的笑着,影片很好,但,思念之至却终究忍不住了。

熊梓淇看了看身旁的空位,幻想着他在身边,深情的眼眸含着泪,伸手朝着空气挥了挥,似乎把他的碎发揉乱,看他气急败坏要声讨自己,又忍不得笑出声来。不知道影院的幕后人员,是不是会对演员改观了,难道演员都这样神经兮兮的吗?

熊梓淇深深吸了口气,该回剧组了。手指在屏幕划动翻看着彼此的聊天记录,最后还是写下了了几个字。

“老彭,七夕快乐,又一个一年了。”

彭昱畅看着手机,思绪涌上心头,却只能轻轻的回了句话。

“七夕快乐,熊梓茄”

可是他不知道,熊梓淇还有个正在编辑的话语没有发送,那是埋藏心底已久的秘密。

“彭彭,我爱你”

【熊彭】我心里一直住着个人

    第一次见到林圆的时候,就总觉得有一点莫名的缘分牵引着,在飞机上,她把我当成恐怖分子举报我;去泰国参加比赛由于走错地方又阴差阳错与她牵扯...再到后来回到国内发展,却又莫名其妙的和她成为了同班同学,我一直以为这是一种冥冥的缘分。


     每一次看到林圆,我的心里总觉得有一种熟悉感,像是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认识她了。但内心却又总是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看见她,并没有让人很想靠过去,我想,大概是我不喜欢交朋友的缘故吧。


     最近我的脑海里总是出现了很多片段,像是回到了一个几千年前的时代,我还只是一个学生穿着身绿袍,喜与先生探讨并饱有志向,后来...似乎有幸得到君王的赏识并得以宠幸,只是...我怎么觉得,有一点熟悉。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?

    那天林圆让我在她家楼下等她拿东西,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便跟了上去,站在她家门口便听到一阵狂笑。顺着门的缝隙偷偷探向屋内,伴随的却是内心的极速鼓动,连额角也流下了汗滴,强烈的感觉让我疑惑也好奇不已,为何会感到心口如此绞痛...我是不是,在哪里见过你?

.   从她家回来后我却久久不能平复,抬手放在胸口能感受到的是强有力的跳动,烤了支体温计也并没有查出有任何异样。可为什么,看到他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。但竟然,会期待下一次见到他。

    又和往常一样,习惯了睡前拍照。我好像又进入另一个个情境,碧蓝的泳池充斥着浓重的消毒水味,我伸直了手臂一个遁身便探入了水中,双手摆动拍打着水花,耳旁总有一个少年声音,似乎在欢呼,还是在鼓舞?我听不清。我只依稀记得我走出水中时习惯的朝那个方向望去,是一个少年欢喜的笑着。

    这一次,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,那个笑容,似乎非常的熟悉。我开始提出要送林圆回家,她虽然很惊讶但也没拒绝,每一次把她送回家,只站在楼下就能听见那个少年独特的疯狂笑声,再者就是林圆的惨叫声了。只是听着,竟然觉得脑海中很有画面,不忍得扬起嘴角跟着笑了。

我可能知道答案了。
对不起林园,或许应该叫你时秒。
我心里的那个人,可能一直都是时分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暂时只是个随手,我也不知道记了些什么。

【熊彭】是要合体了吗

“熊老师要来蘑菇屋?”
“真的假的?”

  从身旁人口中知道消息的彭昱畅惊诧不已,熊梓淇要来蘑菇屋吗?实在令人惊喜又期待却又有些怀疑,有生之年,还可以再度合体吗?

  蘑菇屋的电话响起了,何老师走去接了电话,彭昱畅忽然警觉,痴痴得望着电话那方,多希望何老师传来些“线索”,电话那端听着似乎有一股东北味儿,那么...会是他吗?

彭昱畅虽是满心怀疑却也是满心期待了,从上次合体已经是许久之前的事了,后来两人也因为工作原因,就算私下也是聚少离多。和大华一同在田中奋斗,大华活力满满却丝毫没发现彭彭的心事。

太阳升起越来越高,田中的人儿也越发的努力,忽然有车开过大道,忙碌的彭彭却忽然抬头凝视着车辆,心中怦怦然不能停歇,虽已是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,但嘴角始终有些忍不住的上扬,也正巧活儿干完了,可以回去一看究竟了。

回家的路很短,但彭昱畅此时忽然觉得很长,脚步有些慢,他期待着这一幕,却也很害怕是自己的空欢喜。慢慢的靠近蘑菇屋,悄悄探耳打听着院中小H和小O欢喜雀跃,随后听见何老师欢笑惊呼“啊,小熊你来了啊,我猜到是你了”

小熊...小熊,何老师称呼的小熊,是他吧!彭昱畅心中终于有了肯定答案,此刻大华也已推开大门,彭彭抬头望去,院中站着一人高高的,穿着黑色卫衣与自己一同,阳光照射下,这熟悉的身影,不用转过来都知道是谁了。

熊梓淇此刻也心电感应般回过了头,两人瞬间四目相对,一秒两秒三秒...空气都似乎宁静了许多,熊梓淇对着彭昱畅微微笑着,却得先顾着旁的大华,做了自我介绍后便立即回眸望向那个他日思夜想的人儿啊。

“彭彭,我来了”

熊梓淇朝着彭昱畅走去,眼里满满都是喜爱,整个大嘴咧开一点儿合不上,张开双臂准备去抱住人。

“哇,熊老师”

惊诧却又欢喜若狂的彭彭终于回过神来,伸手就是一个出拳,打在熊梓淇心头,熊梓淇微微眯了般眼,用手揉过那再次被小拳拳打过的胸口,满眼尽是笑意。

有生之年,还能在节目中合体。
有生之年,我只爱你。

《她说雪无情》

雪无情*爱将军

–风沙九年又一载,对空望难舍情。

黑楼坐落于满天黄沙中,独坐月下遥望那圆月,纤白玉指握住扇柄轻轻摇曳,痴痴目光微翘起的红唇小声嘟哝着什么,脑海中尽泛回忆,惹得眼角珠泪接连滑落。

昔日的月影下,你手握剑柄只手一挥划过天际,漆墨的剑身随臂舞动,剑气破风身形随着招式游走于庭中,时轻如燕点剑而起,时而骤如雷落叶纷崩,惹得那一树桃花纷纷飘散落下,我便婉婉落坐于树下,玉指轻扬抚上琴面,随着你那般招式时儿轻点琴弦,时儿琴声婉转又刚毅。

–你为我执剑舞花落,我便为你献跳流觞曲

又如往日那春和景明,你端坐在树下举水流觞,你纤手端举的那杯酒,你说你一生只喝这种酒,因为你爱这酒也爱这酿酒之人。我便缓缓起身,齐腰的长发用你剑柄之绳随意挽起,纤软腰身软如云絮,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,如玉的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,一双如烟的水眸欲语还休。

远方有人传言,大漠有曼妙女子,清颜白衫青丝墨染,喜在桃树下轻挥衣袖翩翩起舞。

可如今呢,佳人不改却翩舞不再。我已换上这烈红嫁衣等你归来娶我,红艳香衣翩跹起舞更衬出嫩藕双臂,白皙脸庞沾染红晕,红唇皓齿轻哼曲调,屋内檀香漫延惹人困倦。

–风沙飞舞,我心不改
–人儿啊你究竟何时归来

【熊彭】——又是一个和 @凉笙 忽然的脑洞!

    接到要去快乐大本营录制的消息,彭昱畅内心十分激动,因为那个人也曾在那里录过节目,这是不是说明自己离他越来越近了呢。

   夜间刚洗完澡,便看见自己放在床头的手机亮着,上面只有一句话——“明天我来接你”。

不用看是谁就知道这一定是他发的,嘴角抑制不住的扬起。

彭昱畅坐了长久的飞机,靠着睡枕却依旧让颈椎酸痛不已,但只要心中念着那句话,便满心欢愉,幻想着那个人出现的模样,很想钻进他怀里可是却怕被人发现,想着各种各样的情节模式,等着飞机落地。

“哈~”从飞机上下来伸了伸懒腰,因为昨晚那条短信导致自己一夜没睡。

“真是的,我怎么还像小孩子期待春游一样”彭彭拍了拍自己脸小声低估着。

满心雀跃的下了机迎面而来的却是大批的粉丝,一边热情得与粉丝打招呼,一边却有些心不在焉的四处张望,寻找着那人的高大身影。

送走了粉丝独自朝外走着,一个人默默的拖着行李箱走在人群中,四处张望着却丝毫没有看见那人身影,虽安慰着自己可能是堵车了,心中却有些暗自发气,手机忽然震动跳跃出熟悉的名字

“喂,你不是说要来接我的嘛?骗子”

嘟囔着嘴向人吐露着不愉快,阔步向外走着跟人赌气,却听着电话中人笑着,愈发让人生气,听人缓缓的说着

“笨蛋,我一直在你身边啊”

听着人说后便抬头四处打探,忽然看见人群中某个凸出之物,与自己一样的洁白短袖,戴着个黑色口罩确实不易发现,嘴角又抬起那般笑容,微垂双眸看着人朝自己走来,垂头浅笑念着

“熊梓茄,你个混蛋!”

【雪爱】陌上花开,将军可归矣。

《我是大侦探》衍生
*雪无情×爱将军
*歌词梗&离人愁

        ——我应在江湖悠悠,饮一壶浊酒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醉里看百花深处愁。

自小胖侠走后,大漠遥遥归期无定,只好终日守着这有间客栈,墨夜浓厚只影孤身,坐于店中高抬藕臂将一杯杯烈酒灌入喉中,轻挥衣袖纤指落于额前,微眯双眸带着急促呼吸,望向那颗神奇种子,却终日不得发芽。

       ——莫把那关外野游,留佳人等候。
       ——梦里伤此情高几楼。

小胖侠一走了之独留己孤身一人在此地,却不知是从何日起,满心却被另一身影占据。他白衣黑甲长发高束,气质非凡超人脱俗,胸襟坦荡却也细腻如水。那日与他一别后,自是相约十年,他言,待他鲜衣怒马出征归来之时,便是娶我之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任风沙十载,我心不改。
         ——陌上花开,将军可缓缓归矣。

小胖侠留于自身一奇物,道是心中所念之人,待到花开之日便是归来之时。十年如期,自是红衣装扮,浓墨黑发挽起高髻戴一红花,碎发落下披于身前,朱唇皓齿双眸如星辰闪烁,痴痴望着院前盛开红花。一声马蹄鸣,抬头便见所思之人立于高马之上,白衣黑甲眉眼带笑。

“爱将军,无情有幸,终将您盼来!”